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一夜赚125万嗅到机会的字节跳动正在这条新赛道上狂飙!

发布日期:2022-01-12 17:40   来源:未知   阅读:

  6月中旬,在同担(喜欢同一个偶像的粉丝)走街访巷的安利后,我推完了《枝江往事》。

  这是一款相当特别的作品,出自二创团队之手的它完全免费,品质出奇地一般,在1884条评论中却获得了96%的好评,成为Steam中的热门新作,夏促新作。

  坦白说,对比目前市面上商业化的国产AVG产品,这款游戏的工业化水平是完全不够看的。然而作为一款免费性质的同人作品而言,最重要的应该是纯粹地表达创作者们的情感,此前负责美术组的行观就提到“《枝江往事》是一款始于热爱,终于热爱的游戏“。

  就是这样一群甚至还有学生的年轻人,相信了一个编造出来的美梦,聚在了一起,做出了一款看起来稍显“笨拙”的同人游戏,用真诚的剧本与“爱”,触碰到了粉丝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这种笨拙,就像不懂如何表达爱慕之心的懵懂少年,扭扭捏捏的说着一些不明所以的话,表达着一种懵懂的情愫。

  至于他们所喜爱的对象、《枝江往事》登场的角色们,便是本篇文章接下来要讲的「主人公」,一个被称为A-SOUL的「虚拟偶像」团队。

  A-SOUL在二次元圈子中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你可能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或多或少会看过2021年广州萤火虫漫展上的这样一张图,隶属A-SOUL的Vup“嘉然(Diana)”成为了那次漫展上Coser们不约而同cos的对象。

  随着近期A-SOUL在「虚拟主播」市场(Vtuber)上越发活跃的表现,业内对Vtuber这一块的关注也逐渐密切。「虚拟主播」是否会成为二次元的下一个风口?这次,也许我们可以从A-SOUL身上找到一些答案。

  她是一家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粉丝数量加起来超过10亿;他是一家科技公司,业务遍布全球,八年时间就手握千亿流量,上十亿用户,有着叫板腾讯的底气。说到A-SOUL诞生的故事,就不得不提到这两家表面上看似交集不大的领域巨头——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

  A-SOUL诞生之初,无论是圈内圈外都只知乐华,群众对于乐华的普遍印象是“这是一家很会造流量明星的公司”,事实也确实如此,旗下的部分艺人都是顶顶有名的大流量,著名的有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等,每月微博热搜都不会缺席。

  但众所周知,入局「虚拟主播」市场的厂商大多有着可靠的技术实力,而乐华是一家娱乐公司,主导运营,我们很难说它已经拥有了完备的设备与成熟的技术,有粉丝和笔者提到,传闻A-SOUL所使用的动捕设备的成本高达八位数。

  为此,笔者阅览了A-SOUL相关资料,通过企查查找到了拥有五位虚拟偶像美术著作权所属的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曾在6月8日发生工商变动,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的实控人,持股100%。

  字节跳动加码虚拟偶像领域已是不争的事实,不过这件事并非在今年6月份开始,早在A-SOUL诞生前,字节跳动就发布过虚拟偶像演员的招募,坐标杭州、需求5人……这些要素是不是很熟?没错,这应该就是A-SOUL的前身了。

  另一方面,有网友在拉勾网关于A-SOUL的信息更新里,找到了字节旗下朝夕光年发布的虚拟偶像方向职位,并且字节在「虚拟偶像」相关职位这一块开出的薪资相当高昂。

  这也解释了A-SOUL不仅在B站这片二次元大土壤直播运营,还坚持在抖音持续做内容输出的原因。通过乐华娱乐的造星手段与字节跳动的技术设备的加持,大资本就这样入局虚拟偶像领域,A-SOUL也就如此孕育而生。

  资本入局二次元市场就是客场作战,是有“原罪”的,开局吃力不讨好显而易见。

  2020年11月23日,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偏见,亦或者是对于小众文化被破圈的危机感,B站虚拟主播圈子把初生的A-SOUL形容为“饭圈资本的入侵”,他们采取的反抗方式简单粗暴,就是用戏谑嘲讽的方式留下弹幕和评论,表达他们的不满与恐惧。

  在A-SOUL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虚拟主播」从出生开始,就要背负数之不尽的骂名。

  A-SOUL的成员是如何面对这些“不讲道理”的质疑和压力呢?这里我想引出A-SOUL的成员之一——嘉然首次自我介绍的版本《自我介绍1.0》。

  2020年12月发布的《自我介绍1.0》与现在能看到的《自我介绍2.0》是截然不同的,它更像是一个因为运营市场经验不足而诞生的黑历史视频,当时作为事件中心的嘉然饱受V圈粉丝的争议,弹幕想当然还是那副“我不买账”的态度。

  随后的直播却迎来了机械降神般的逆转,这个粉色小矮子以一种巨大的勇气和魄力面对扑面而来的恶言讥讽,结合自家领先业界的实时动作捕捉技术,秀出了一段20连宅舞连跳,当场就震惊四座,颠覆了大家对「虚拟主播」的想象。

  后来,例如“破防小作文”“我可以吗”“mua一下”“你是在跟sc说话吗”等经典切片也让不少路人甚至v圈粉丝纷纷沉沦。

  这种正反馈也正以嘉然为圆心,辐射到了团队里面的其他成员,贝拉,向晚,乃琳,以及珈乐也慢慢被人熟知,相对过硬的业务水平和极具特点的性格是她们深受粉丝喜爱的原因。

  ps.嘉然的粉丝是“嘉心糖”,同理,向晚是“顶碗人”,贝拉是“贝极星”,乃琳是“乃淇淋”,珈乐是“皇珈骑士”

  A-SOUL的粉丝也是极具风格,最为瞩目的是那些让人不明所以的评论。如果你是第一次进入A-SOUL相关的视频,评论区肯定会给你一种群魔乱舞的感觉,各类眼熟但似是而非的“文豪小作文”,来自各个亚文化圈层的名梗,还有一些看似胡乱敲出的文字,一同组成了视频评论区的主体。

  这些评论乱象的背后,是A-SOUL粉丝对过去“网暴恶评”的一种安抚,也是他们表达喜爱的方式。虽然这些评论有时候官方也不懂,但A-SOUL成员以及运营组也都在努力地去面对粉丝:每周问答环节、全员高强度的冲浪,甚至还会为粉丝们排忧解难。

  A-SOUL与粉丝开始互相理解彼此的想法,一些相对的过激行为有所缓和, 更多的粉丝也愿意透露自己的心声,这种良好的氛围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A-SOUL这个温暖大家庭中。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能感受到A-SOUL在二次元圈子里不亚于《原神》的讨论度,然而从市场价值上看A-SOUL又是怎么样的?在此之前,我们可以通过一则数据,先来了解「虚拟主播」(Vtuber)的收入情况:

  据B站UP主acekmnot结合两家三方平台的数据统计,在刚结束的5月,A-SOUL的嘉然以近50万元的收入位列Vtuber榜单第11位;处于头部位置的Hololive所属润羽露西娅,当月收入折合人民币约为108万元(JPY:18625257);去年一度创造奇迹的绯赤艾莉欧则位列第47位,收入约为20万元。

  看起来A-SOUL似乎距离头部还有一段距离,但现实总是出乎意料,6月12日当晚发生的事件,便一度颠覆了行业收入的认知:隶属A-SOUL的Vup向晚开启了生日直播,当晚便在B站获取了超过6000位舰长充值数量,一夜吸金125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大魔王”。

  在B站能有千舰的虚拟主播就已经屈指可数了,更别说“单日千舰”这种在V圈具有传奇色彩的事件,上次还是Hololive撤离国内市场的“鲸落”之时,这样的大背景下“绯赤艾莉欧”被推上了时代舞台,创造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单日千舰”奇迹。

  没有“鲸落”这样的大环境加持,向晚却在看似寻常的一天做到了他人昔日的巅峰,背后自然有虚拟主播在B站热度持续高涨的原因,但最重要的是,A-SOUL创造出了属于她们自己的大环境。

  最初是「个人势引领」的时代,产业链不成熟,营收相对匮乏,野蛮生长的年代涌入了大量“个人势”(除了美工外其余都要自己打理的虚拟主播),可谓群雄逐鹿,B站也抓到了先机,将这些地道内容进行引进,开拓了Vtuber在国内的蛮荒时代;技术相对成熟、运营模式有迹可循后,新兴厂商们开始规范产业链、量产主播,造就了「企业势(公司负责打理运营的虚拟主播)称霸」的繁荣时代,最有代表性的就是NIJISANJI、Hololive这两家。

  A-SOUL的出现意味着「虚拟主播」产业迎来了第三个时代——真正意义上铺开了「虚拟偶像热潮」。

  严格来说,过去「虚拟主播」与「虚拟偶像」的界线是模糊的,自从乐华娱乐带来的A-SOUL 女团结合了字节先进的动捕技术与设备,用“实力派”的内容演出冲击市场,重新定义了「虚拟偶像」的概念:她们不仅能聊天直播,还能唱歌跳舞、耍乐器……甚至在重要关头,还会展现出极强的抗压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这些职业素养正是作为偶像所需要的。

  乐华娱乐塑造A-SOUL没有走过去企业势的量产老路,而是用趋向于娱乐公司擅长的传统歌星偶像的运营模式,注重实力与质量的展现,这在当前领域是极为少见的,完全属于降维打击。

  回归本次事件的主人公向晚,在“单日千舰”后并没有像“绯赤艾莉欧”那样粉丝数暴涨,从16万到20万是一个相对稳步的上涨,但粉丝的评论数和活跃度却足够比肩百万粉丝的顶流虚拟主播,以优质内容换取活跃的核心用户,这就是A-SOUL相比起大流量「虚拟主播」,最为不同的地方,也是「虚拟偶像」与「虚拟主播」的最大区别之一。

  为什么A-SOUL会火?答案已经很简单了:有钱,有技术,大资本入场,设备硬件拉满;有人,顶级机师驾驭,最懂造星的娱乐公司做靠背;有流量,最会发声的粉丝,企划组的成员也是抗住了压力;而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不图短期利益,注重品牌打造。

  文章写到这里,我想你应该已经对A-SOUL女团有了一定的了解。结合上述内容,我们就可以解答接下来最为重要的问题:字节为什么就看上了「虚拟主播」这块路不算“平坦”,既没有成熟的商业化打法,也不能站着把钱挣了的市场呢?

  表面上我们看到「虚拟主播」颇为亮眼的营收,但背后却也逃不开平台渠道的分成。以用户聚集最为密集的B站作为例子,只要是打开一些较为职业的主播,他们的直播页面都会表明一句,尽量不要用iOS端进行充值舰长(也就是大航海),理由很简单,iOS给予主播的收益只有25%,在网页端和安卓端的收益分成计算都是五五分成,即主播和平台各获得收益50%。

  「虚拟主播」的困局还不止这一点,它始终是以二次元为主导的内容,带有典型的“圈地自萌”倾向。现在的V圈很像当初刚起步的二次元游戏,同样是“以小搏大”,立绘、3D成本相对直接用一套动捕设备来说肯定是廉价太多了,但和当时游戏不同,如今的V圈是“百花齐放”,新人要想杀出一条生路并不容易,做大更是难上加难。

  这就意味着,Vtuber若无法靠“整活”或“硬实力”完成圈层内的扩张,往往只能吃到被瓜分成极小部分的受众,若核心粉丝量级不足,更多的情况就是几万粉的小V最终逐渐走向毕业。这对加大投入成本、拔高标准做精做强的企业势来说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比起量产抢占市场份额),走错一步路,都会导致自家的V毕业。

  加之Vtuber的活跃范围目前也极为有限,普遍的商业逻辑始终依托于二次元文化,以“短视频、直播”等传统主播的形式做内容产出,在没有成熟的娱乐媒介做承载的前提下,从V本身的品质到运营水准都很难完成专业化、差异化的转变。

  所以这几年入局「虚拟主播」领域的厂商,包括网易、巨人、阿里巴巴等更多的是将其作为内容产出的渠道来使用,这也是目前国内大多数企业势普遍,「虚拟主播」并不是一个主要业务,更像是厂商推广自家内容,圈定核心用户的一种方式。

  但显然,字节的野心并不仅限于此。A-SOUL的企划和传统的V不同,它汇聚了专业且正确的人,将「偶像」部分交给了国内最懂偶像的乐华娱乐,而「虚拟」这部分留给了自己旗下的中重度游戏品牌朝夕光年,颇有一种爸爸和妈妈的感觉。事实上,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确实在把A-SOUL当亲女儿来宠。

  「虚拟偶像」最终在商业化上的表现形式,我们目前尚不能知,不过可以肯定A-SOUL承载的不只是内容的创作了,对二次元市场来说最重要的始终是内容,当内容被拓宽到更广阔的舞台,更广泛的受众,它就会成为一个IP,甚至成为一种文化。

  字节最终想做的东西应该在更宏大的层面,归根结底是二次元文化的塑造,我想这会是字节扎根二次元市场的全新方式。说实在,我无法想象当朝夕光年出了一款A-SOUL相关的游戏,或者与A-SOUL联动,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盛况。

  两家资本巨头的合伙入局,造就一个现在正如日中天的女团。尽管A-SOUL在圈内已经很火,但距离达成像当红偶像明星那样的规模,尚还有一段路要走,而A-SOUL这个企划,从投入成本到方向上都能看出它是注定要破圈,注定要走出去的,且唯此一条路可选。

  这同样也是许多粉丝对A-SOUL抱有别样期待的原因,要么成为辉煌的巨星,要么成为转瞬即逝的流星。而这个起点,就在7月17日乐华12周年家族演唱会上,女孩子们将第一次登上大型演唱会舞台,我们大可拭目以待。

  这是过去AKB48总选举三连霸指原莉乃在自传《逆转力》中提到的心得,偶像无时无刻不在与危机赛跑,粉丝的危机、流言的危机、个人的危机、企业的危机……当A-SOUL跑过这片崎岖泥泞后,相信属于她们的时代已然不会太远了。

Power by DedeCms